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进蛮荒讨生活

更新时间:2020-06-15 04:45:53

穿进蛮荒讨生活 已完结

穿进蛮荒讨生活

来源:落初 作者:肖羊 分类:言情 主角:鲁达玛叶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进蛮荒讨生活》是肖羊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鲁达玛叶子,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什么人家穿越当嫡女嫁王爷,她穿越就被扔到这围着兽皮过日子的蛮荒时代?好吧,谁叫那不靠谱的爹妈给咱起了个接近远古人的倒霉名字呢,咱认了。可为什么人家穿越远古,能被健美原始人扛回家宠着,有萌兽当伴侣,而她却摊上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要不让它勒死自己,那就不会被香掉,鲁达玛想到就做,她整个身体爬于地面,尽量保证与地面间没有任何空隙,这样它就无法缠绕自己了。

但是,那样好像它会从猎物的尾部或脚部开始香噬,猛然想起书中似乎还提到过这样一句,鲁达玛感觉好似一盆冷水兜头泼下,令她寒冷彻骨,这回真的是闭眼等死了。

从尖叫到鲁达玛想办法自求,再到生出绝望的念头,其实也就十来秒的时间,而巨蟒已至近前。

鲁达玛觉得好似已经闻到了自巨蟒口中散发出来的腥臭气味,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她就要被吃掉了”。

正当鲁达玛要认命的时候,突然一声属于猫科大型猛兽的嚎叫震耳欲聋的响起。随后一只巨大的黑色影子已如夜魅一般扑至巨蟒身背,粗大宽厚的巨爪狠狠拍上其大张着口的头部。

突如其来的转变令鲁达玛猛然睁开眼睛。

天,那……那是黑豹子,它是在救自己,鲁达玛相当确定。

因为,没有一只头脑正常的豹子会挑战比自己的身长多出五倍的敌人,除非它脑子进水了。

当鲁达玛看到黑豹子那暗紫色眸子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那只给自己肉吃的豹子。

在大自然中,黑豹并不是生物学上科学分类的固有种群,而是猎豹、美洲豹、云豹、金钱豹等众多种群的豹子中出现的黑色变异个体,不论它们的父母是哪个种群,只要是黑色的它们都被统称为“黑豹”。

所以,黑豹并不常见,甚至是极为稀少的,能在同一个地方两天之内见到两只那更是不太可能。再说,那只黑豹子的眼睛令她印象深刻,她从未见过大型猫科动物有幽深暗紫的眸色。单凭这一点,她便十分确定,这就是那只“过路”黑豹子,是来救她的。

只是,它怎么又回来了?

鲁达玛脑子里琢磨,眼睛也没闲着,紧紧盯着前方正在恶斗中的一豹一蟒。

黑豹子很聪明,并不和巨蟒近身缠斗。每当巨蟒扭动着粗长的身体,张着散发腥臭的血盆大口接近并猛的伸头咬向它时,黑豹子总会灵活的腾空跃起落于巨蟒的身后,躲过攻击的同时还能对巨蟒还以一击,不给它用粗长的身体缠上自己的机会。

巨蟒接连吃了几次亏,变得暴躁起来,当黑豹子再次落于它身后时,它突然用粗长的尾巴一个横扫,便将黑豹子击出两米多远。

鲁达玛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锁定在黑豹子身上。只见它摔倒后立刻一个翻滚,跃身而起,猛的晃了晃脑袋,似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些。鲁达玛知道,刚刚的蛇尾扫到了它的头。

巨蟒乘胜追击,调转头向刚刚站稳的黑豹子再次袭上。

当黑豹子有些狼狈的躲过巨蟒的袭击,落于其身后时,鲁达玛发现,黑豹子的右前肢应该是受伤了,它刚刚落地时只有三条腿着力,右前肢则虚点地。

巨蟒也学聪明了,待黑豹子落于它身后,它并不扭头,而是直接甩起尾巴抽向黑豹子。

几番下来,黑豹子因为受了伤体力明显不支,有些疲于应付,渐渐落于下风,越来越没有还手之力。

“得帮它!”这个念头自鲁达玛脑中闪过,她便行动起来。

古人常说:蛇打七寸。鲁达玛自知够不到巨蟒的“七寸”,但是,她可以帮黑豹子声东击西,扰乱蟒心。

她捡起身边所有能丢的东西全都砸向巨蟒的身体,干扰它的判断力。

蛇这个物种其实挺悲催的,视觉几乎为零,只凭感应空气中细小微粒所传递的震动、气味以及温度,从而判断周围的环境。

在鲁达玛的一番搅和之下,巨蟒的反应明显变得迟钝起来。

黑豹子借机对着巨蟒一通猛烈还击,最重的一下,鲁达玛眼看着它自巨蟒背部硬生生扯下一块皮肉来。

吃痛的巨蟒彻底狂暴了,粗大的尾巴不管不顾四处乱扫,大张的蛇口也胡乱的撕咬着一切它可以咬到的东西。

鲁达玛觉得,这简直就是最后的疯狂。正当她傻愣愣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危险也正向她袭来。

巨蟒张着大口的头,卷着腥风瞬间就到了她的面前。鲁达玛傻掉了,只愣愣的望着那兜头罩下来的血盆大口,脑中一片空白,然后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鲁达玛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边已见鱼肚白。

她坐起身来,干的第一件事是摸自己的鼻子,嗯,鼻子还在,也就是说,自己还活着。鲁达玛这一可笑的动作和想法来自于她小时候祖母对她说过的话:“人要是死了你是摸不到他的鼻子的。”当时小小的鲁达玛就信以为真,以至于长大了,明知道是假的却还是习惯成自然。

确定了自己还活着,鲁达玛开始在一片狼藉中寻找。

在几乎被抓烂了头的巨蟒边上,鲁达玛看到了黑豹子。

她连滚带爬的过去,手有些发抖的伸向黑豹子,这回不是摸鼻子而是探鼻息。

鲁达玛眼圈发红,鼻头发酸,大颗的眼泪直落到地上,摔得碎裂开来。

温热却轻浅的气息扫上她的指尖。

还活着,太好了,它还活着!

鲁达玛抹了把眼泪,开始检查黑豹子的身体。

入眼便是背部一尺来长的口子,好在伤得并不深,只划破了外皮,此时伤口流出的血液已凝固结痂。

鲁达玛接下来去查看黑豹子的右前肢,她记得夜里与巨蟒缠头时它的右前肢几乎无法用力。

她费力的抱着黑豹子的头与左前肢,将其反转过去,露出被压在身下的右前肢。

鲁达玛沿着它粗大宽厚的爪子一点一点向上轻轻的捏,她要先判断是否有骨折的地方。一直捏至肩甲处也未感觉到有错位的情况,鲁达玛放下心来,正骨接骨什么的她真不会。

准备检查其它地方的鲁达玛眸光一扫,她发现黑豹子的右肩甲内侧有一道被处理过的伤口。那是一道旧伤,但是没有好完全,在昨夜与巨蟒的激烈搏斗中又被撕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