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何人曾为系归舟

更新时间:2021-09-11 06:17:59

何人曾为系归舟 连载中

何人曾为系归舟

来源:落初 作者:沐亦堇兮 分类:言情 主角:赫连裴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何人曾为系归舟》的小说,是作者沐亦堇兮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关于养成系列的正解,赫连裴楚以为自己已经掌握到了精髓,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入门,好好的白菜怎么就被别人家的猪拱了呢?离央:说谁是白菜呢?腹黑专权摄政王vs养成小白菜,看他们如何在环中环里,突破自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嬷嬷忽然小声道:“前些日子郡主去高阳的时候,两位赵大人都出了事,王爷回京也是因为他们,这次处置流民,差不多是戴罪立功。”

这戴罪立功,按照现在这情形,不再生事端已是万幸,还谈哪门子立功。

“大妖怪呢?在这儿吗?”

“老奴听云统领说王爷今儿去兵部。”

兵部吗?怕是也跟流民的事有关吧。

离央又往前走去,出了城门,找到了流民新的安置点,工兵们正忙着修建大棚,已经建好了的大棚底下则已经聚满了人,多是些老弱病残,也有一些青壮年,不过终究占少数。

离央吩咐了冬凝前去最近的棚子打听消息,过了许久冬凝方才回来,对离央道:“奴婢问过了,最近的棚子里头是来自仙人关的流民,仙人关失守,城里的人们饱受北狄侵害,被洗劫一空,加上大雪压城,许多人都过不下去了,才往南边走,路上经过的几座城池的官员都胆小怕事,不愿招惹麻烦,一直驱逐他们,这才一路向南走到京城来,指望着天子脚下能有个寄托。”

离央反问道:“仙人关失守?这么大的动静,朝廷难道放任不管?”

“北狄入侵,只抢掠财物,不占领城池,所以仙人关现在还在我大岳手上,只是所有的防线都被破坏了。”耳旁突然传来一个男声,离央回头一望,正是赵思礼。

“你怎么在这儿?”

赵思礼道:“臣时任工部主事,在这儿督造大棚。”

废话,这她当然知道,她想问的是,他怎么会在施工现场。不过罢了,这么问,倒显得她管的宽了。

天空中又突然开始飘起大雪,离央打了一个寒颤,远远望向流民聚集的地方,所有人都纷纷聚拢,抱团取暖。不少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寒风相当于直接刮在肌肤上,离央失神道:“这样的大棚只能遮蔽大雪,根本挡不了大风,为什么不在周围多加些遮挡物?”

“这……”赵思礼犹豫道:“朝廷给的经费有限,还要发放棉衣,筹集粮食,根本保证不了所有大棚的周围都能遮挡住风雪。”

离央正想要问为什么,赵思礼继续答说道:“没办法,国库空虚,边境正是用兵的时候,武器费,军饷,粮草,都是大笔的开支,不省着点儿用,可能连军费都支撑不起。”

自万祯皇帝山陵崩后,或者说自万祯皇帝崩的前几年起,大岳朝差不多一直在休养生息,按理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库应当很充裕了才对,外族入侵也就是近年来的事,朝廷不曾大幅用兵,怎么会出现国库空虚的情况?

离央又在周围看了一下,多留无益,便回了府。

她本想问问赫连裴楚流民的事,哪知一直等到用罢晚膳,赫连裴楚都没回来,陈嬷嬷催着她去睡觉,离央拗不过,可经历了白天的事,那里会睡得着。

直到月色明晃晃撒进屋内,离央仍旧瞪大了两个眼珠盯着窗户看。最终还是起身,自己拿了一个灯笼,轻手轻脚的离开玉林轩,往碎林轩的方向走去。

此刻夜色正浓,偌大的王府就只有几个守夜的人,赫连裴楚的卧房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点月光映在木头上。他已经休息了吗?

这么想着,离央就要往回走,突然又转身,往书房的方向走了一会儿,书房的灯果然还亮着。

离央走进书房,敲了敲门,里边传来赫连裴楚疲惫不堪的声音:“何人?”

“是我。”

“进来吧。”

离央把灯笼放在门外,走进屋内,回身体把门关上,又轻轻走到赫连裴楚的书桌前坐下。

赫连裴楚问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离央道:“你不是也没休息吗?”

“我是处理公务,你又没有公务处理。”

离央看着赫连裴楚手中的书卷,问道:“这是什么?”

“兵部近年来对边境用兵的记载,你今天出去过,边境的事,也知道不少吧,说给我听听。”

赫连裴楚难得不会说这些事与她无关,离央便道:“北狄,西戎还有和羌,这是三支主要的外族,他们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觉得,有没有可能这三支外族已经结盟,所以在同一时刻入侵。”

“不排除这种可能。”

“那么国库呢?”离央又问。

“国库?”赫连裴楚一顿,又道:“近几年国库的钱都用到了军费开支上,是笔不小的支出,可边境的事不但没有缓和,反而越来越严重,仙人关失守一事,也没有向朝廷上报,这些事,都还需要彻查。”

离央问道:“那流民的事怎么处理?”

国库没钱,总不能就这样耗着呀!

赫连裴楚沉声道:“以朝廷的名义,募捐。”

从商贾那儿借钱,是不可能的,就是赫连裴楚同意,朝廷也不会同意,事情也没到加税的地步,唯一能来钱的方法就是募捐。

“不如换一种方法,能不能把官营手工业,例如盐铁,或者还有官银流通权,通过招标的方式,除了出资多少,还要要求商贾行善,织造棉衣棉被,开设粥棚?”

赫连裴楚被离央的话说得一阵愣,道:“盐铁官营,利润巨大,而且关系民生,不可能交给民间经营。”

“不完全放开也不行吗,由朝廷出面限定盐铁价格,分给民间二分之或者三分之一的空间,这样岂不是比募捐更有效。”

就算朝廷有威压,可以强制商贾募捐,但天下那么多商人,稍有不慎便会民心不稳,若不强制,又能收到多少捐款呢?

“此事,还需朝廷商议过后再做决定。

赫连裴楚放下手中的书卷又道:“回去休息吧,我送你。”

离央起身,走到门口正要拿起灯笼,赫连裴楚却抢先一步,已将灯笼拿在手中。

灯火此时已有些黯淡,又因为赫连裴楚走在前面,离央看不清脚下的路,冷不防被石子绊到,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赫连裴楚半斜过身子道:“抓住我的衣袖。”

离央忙拽住他的衣袖,走了几步,赫连裴楚突然停下,离央问道:“怎么了?”

赫连裴楚噎了好久才出声道:“衣服,要被你拽落了。”

离央抬头一看,赫连裴楚的衣服果然已经斜下一半,她慌忙松了手。

赫连裴楚整理好衣服,直接拉过离央的手,握在掌心里。

他的手很大,暖暖的,又很粗糙,这个离央知道,这是赫连裴楚练武磨出来的老茧,还有经常握笔的地方,也有厚厚的一层老茧。

离央正走着神,赫连裴楚突然道:“你今天见过思礼了吗?”

思礼?赵家的二公子?

“见过了。”

“他也才弱冠不久,就官至六品主事,很是年轻有为。”

离央腹诽,这话说的忒不全面,虽然工部的官不像吏部那么有权,存在感也不高,但若不是蒙得太皇太后照拂,小小年纪,哪能当的上工部主事。

但毕竟是赫连裴楚说的话,离央也不能反驳,便没说话。

赫连裴楚又道:“有时间的话,你们可以多了解了解,世家子弟中,唯有他,是我最看得起的。”

离央心下一惊,终于反应过来了,道:“你这是,这是……!”后面半句她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这是在给她说媒吗?

“母后很疼你,赵家也算是世代功勋,无论文武之道,都颇有建树,是个很合宜的家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