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佛系玩家的日常》主角伊莲娜宫殿最新章节在线试读

《佛系玩家的日常》主角伊莲娜宫殿最新章节在线试读

时间:2020-06-26 05:03:32编辑:刘垚 作者:公子坙 人气:

主角是伊莲娜宫殿的小说《佛系玩家的日常》此文是公子坙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来干什么?迈特大叫道,我可不管他们来干什么。有陌生人来,兰德!而且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陌生人!想想吧,多带劲!兰德张了张嘴,又闭口

佛系玩家的日常

推荐指数:10分

《佛系玩家的日常》 第8章【诗人】 免费试读

来干什么?迈特大叫道,我可不管他们来干什么。有陌生人来,兰德!而且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陌生人!想想吧,多带劲!兰德张了张嘴,又闭口不言。黑衣骑士搞得他像只惊弓之鸟。三个陌生人同时来到村里,这应该只是个该死的巧合。三个陌生人,如果那家伙穿的那件会变色的斗篷从不会变为黑色的话。

那夫人叫茉琳,埃文在这短暂的沉默中插嘴道,我听到那男人这么说。茉琳,他就是这样叫她的。茉琳夫人。他的名字是兰。智者不喜欢茉琳,可我喜欢。你怎么知道智者不喜欢她?兰德问。

今天早上,埃文道,她向智者问路时叫智者孩子。兰德和迈特同时轻声吹了个口哨,埃文急忙解释,舌头都差点打结了。茉琳夫人不知道她就是智者。她发现后马上就道歉了。真的!然后她问了些关于草药的问题,还问起埃蒙之领附近的居民们。她就像村里的妇女一样,对智者很尊敬,甚至比有些人还要尊敬。她总是在问问题,象人们多大年纪啊,在他们现在的家住了多久啊,还有唉,我也不知道太多。不管怎样,纳妮芙回答这些问题时就像刚咬了一大口还没熟的涩青梅似的。最后,茉琳夫人走开了,纳妮芙盯着她的背影就像就像唉,反正是不友好啦,我知道。就这样?兰德问道,你知道纳妮芙的脾气。去年森布耶叫她孩子,她就用木棍拼命地敲他脑袋,尽管森不仅是村议员,而且论年纪都够作她祖父了。她对任何人都可能发火,但怒火从不持久,转个身的时间她就气消了。对我来说那段时间还是太长了。埃文咕哝着。

我可不管纳妮芙敲谁,迈特大笑道,只要不是敲我就好。这将会是有史以来最精彩的贝尔泰恩节!有个吟游诗人,还有一个贵族夫人,谁还能要求更多?谁还要焰火表演?吟游诗人?埃文问,他的嗓门一下提高了。

来吧,兰德。迈特理都不理埃文,继续道,我们已干完活了。现在你一定要去看看那个男人。他飞快地大踏步上楼,留下埃文在他身后大叫:迈特,真的有吟游诗人么?这回不是像上次说的什么幽灵犬吧?或者更早的那青蛙?兰德停下来灭掉油灯,也赶紧跟出去。

大厅的炉火前,络文赫恩和萨姆克劳也已加入讨论,这样,整个村议会成员都来齐了。目前正轮到布兰艾维尔说话。他讲话一贯直率,但如今他的声音却压得低低的,出了那一圈紧紧围在壁炉前的村议员,就只能听到一阵阵含糊不清的话。为了强调他的话,村长把食指戳在另一只手的手掌心,然后轮流看着每个人的眼睛。不管他说些什么,全部村议会成员都点头表示同意,只有森的头点得有些勉强。

这些人紧紧围在一起低声交谈,就如同挂了一幅请勿打扰的牌子无论他们说些什么,都只是村议会的问题,起码现在只是村议会的问题。兰德可不认为他们发现有人偷听会感到高兴。他犹犹豫豫地走了出去。毕竟,他还有吟游诗人和那些陌生人可看。

外边,马夫胡和泰德已拉走了贝拉和马车。迈特和埃文站在酒馆门前几步之外斗鸡似的互相瞪着对方,他们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

我再说最后一次,迈特咆哮着,我没有骗你!确实有吟游诗人!现在你可以走了。兰德,你能不能告诉这头犟驴我没骗他,叫他让我清静一会?兰德拉了拉斗篷,紧紧裹住自己,准备上前支持他的朋友,但话还没出口,后颈上的汗毛就竖起来了他又有一种被人暗中偷窥的感觉!这次的感觉没有被黑衣骑士偷窥那么糟糕,但经历过那种事情后,这毕竟也不是什么很舒服的感觉。

他飞快地瞟了一眼绿场,可是那儿和他刚才所见并无任何区别:孩子们还在玩耍,大人们仍在为节日的到来而忙碌,没有一个人正朝这个方向看;春之杆孤单地竖立在那里,等待着节日的来临;孩子的喧闹声充满了整个街道。除了他现在被暗中偷窥外,一切依旧。

突然间,他有了某种感觉,于是转过身,抬头望去。只见在酒馆的红瓦屋顶边缘,站着一只大乌鸦。狂风从迷雾群山刮来,它在随风摇摆。它的头歪在一边,漆黑的眼珠正正在看他!兰德咽下一口口水,突然间一股炙热而强烈的怒火在体内升腾而上。

肮脏的食腐者。他咕哝着。

我厌倦了老被人盯着。迈特咆哮着。兰德这才发现他的朋友早就站在他身边,也在皱眉看着那只大乌鸦。他们交换了一下眼光,不约而同地伸手去捡石子。两粒石子准确地向乌鸦飞去乌鸦往旁边移了移,石子从乌鸦刚刚站立的地方呼啸而过。乌鸦拍拍翅膀,歪着头,用乌黑的眼珠盯着他们,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就像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兰德惊讶得看着乌鸦,问迈特:你有见过这样的乌鸦吗?迈特盯着大乌鸦,摇摇头道:没有。我从没见过有哪只鸟会有这样的反应。邪恶的鸟,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语气里充满厌恶,但声音还是如仙曲般悦耳,无论何时都不可信任的鸟。随着一声尖叫,那只乌鸦猛地冲向空中,两根墨黑的羽毛从屋顶飘下。

兰德和迈特吃了一惊,扭头朝乌鸦望去。只见它快速越过绿场,飞向高出西林枝头、远远可见的云雾缭绕的迷雾群山,在西边的天空中逐渐变成一黑点,消失于视野。

兰德看回刚才说话的女人。那女人也一直目送乌鸦消失在天的尽头,现在她的目光转了回来,看着兰德。兰德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定是茉琳夫人。她就跟迈特和埃文描述的一模一样,不,比他们描述得更胜一筹。

当他听到埃文说她叫纳妮芙孩子时,他以为她很老了。实际上一点也不,至少,他就一点也不知道该怎样判断她的年龄。初一看,她就像纳妮芙那么年轻,但越是仔细端详,就越觉得她不止那个年纪。她那黑黑的大眼睛透露着一种成熟,似乎在暗示着没有人能永葆青春。一霎那,他差点以为那双眼睛就是一潭深泓,即将把他淹没。她优雅地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洋溢着惯于发号施令的气度,她个头也不高,只到兰德胸部,但她优雅的姿态却令她的身高看上去恰到好处,在她反衬下,兰德的身高反而让他显得蠢笨无比。难怪迈特和埃文会认为她像一位来自吟游诗人故事中的夫人。

她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她的脸和微卷的黑发笼在宽大的头罩里。兰德还从没见过有哪个成年妇女会不把她的头发编成辫子。在双河平原,每个女孩无不心急如焚地等着她们村的妇女议会宣布她们已经长大成人,可以把头发编成辫子。她的衣服也是同样的奇怪:蓝色天鹅绒的斗篷边缘,有着大量的树叶、葡萄藤和鲜花的刺绣。移动时,衣服反射着比斗篷的颜色还要深的暗蓝色微光,间或有几丝白光闪烁。一条粗重的金链挂在脖子上,还有一条十分精致的金链则系在发上,一块细小的、闪闪发光的蓝色石子挂在链子中间,垂在额前。腰间围有一条宽大的金带,左手食指戴着一枚金戒,形如一条巨蟒咬住自己的尾巴。他也从没见过这样的戒指,但他认出了那条巨蟒,那是一个比时光之轮更为古老的徽记,象征着永恒。

埃文说过她的衣服比任何节日服装都要华丽,他真说对了。从没有人在双河平原穿过这样的衣服,也永远不会有人穿。

早上好,女士啊夫人茉琳夫人。兰德打了个招呼。他的舌头仿佛打了结,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早上好,茉琳夫人。迈特的话听来比他的流畅了点,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

她笑了笑。兰德情不自禁地想为她做任何事。任何事,只要能给他一个借口可以呆在她身旁长久一些。其实他知道她是对着他们三个人笑的,但看上去确实像只为他一人而笑。这真的像吟游诗人的故事突然活了过来一样。迈特的脸上挂着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