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末世重生:暖萌娇妻撩美男》主角易思远周鹏完本完整版

《末世重生:暖萌娇妻撩美男》主角易思远周鹏完本完整版

时间:2020-07-17 04:01:36编辑:晃眼 作者:二宫加糖 人气:

经典小说《末世重生:暖萌娇妻撩美男》由二宫加糖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易思远周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还好月绣备了不少药品,在一大堆药品里翻翻找找,找到消炎的药和纱布。月绣对处理伤口的事情并不擅长,小心翼翼的擦洗干净邹睿脸上手臂上

末世重生:暖萌娇妻撩美男

推荐指数:10分

《末世重生:暖萌娇妻撩美男》 第五章 哥哥来了 免费试读

还好月绣备了不少药品,在一大堆药品里翻翻找找,找到消炎的药和纱布。月绣对处理伤口的事情并不擅长,小心翼翼的擦洗干净邹睿脸上手臂上的血迹后,仔细查看了下伤口发现并没有太大需要缝合的伤后幽幽松了口气。

小家伙被砸的一瞬间手臂拦了下,大多数伤口在手臂上,不然可能要破相了。

额头上几道细碎的小伤口月绣用OK绷给贴上,手上大大小小的贴上纱布,忙好了这些,月绣懒懒的打了个哈气。

轻轻按了按邹睿微拧的眉头,月绣心里划过一丝暖流,救的一家是奇葩,但如果没救他们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一定也在外面担惊受怕。

现在这个世道,有人变得不像人,但也有人能保守本心。

月绣自己的身子也酸的不行,琢磨着是否需要锻炼体力,为未来的不可预计多做一份准备。

邹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窝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鼻尖是淡淡的柠檬香,待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时,脸倏地一热,还好月绣睡着没看到他这副表情。

受伤的福利挺好的,邹睿不紧不慢的想,他可以更靠过去一点吧,反正他现在是个孩子。这样想着,邹睿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把脑袋往B杯那里埋了埋。

……

月绣在跑步机上浑汗如雨,耳边时不时伴随着丧尸的低吼声,似乎别墅区附近的丧尸越来越多了,心里闪过一丝不安,看了看时间,跑了一个多小时。

关了发电机,月绣从跑步机上下来,末世来了没几天这片就断电了,网络也瘫痪了,完全无从得知外界的情况。

自赶走奇葩一家后月绣每天都开始有规律的锻炼来安妥心里的不安,有备无患总是好的,多亏继承了老爸恶鬼的训练方式,月绣现在这个身体可以发挥出原本的一半体能了。

邹睿从厨房里端了几盘菜出来,招呼刚运动完的月绣来吃,奇葩一家走了后储藏室的东西都能光明正大的吃了,邹睿年纪虽小却烧的一手好菜,月绣十分怀疑邹睿以前在家里是多么可怜。

每次问到邹睿家里的情况时,邹睿总是眼神闪烁含糊其辞,月绣只当是说到了他的伤心事,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头,对他是更加照顾了。

“姐姐,好吃吗?”邹睿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月绣碗里。

月绣弯了弯嘴角,筷尖轻点邹睿的鼻尖,“小睿做的菜最好吃了,你自己多吃点,小孩子长身体。”

邹睿嘟着嘴巴小声嘀咕了句什么,就埋头吃起饭来。

邹睿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拆了纱布之后涂上了红药水,脸上胳膊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每次月绣见了都想笑。

“吼——”

两人说话间,突然一阵阵低吼传来。

朝阳台的窗户向外望去,一辆越野车飞速开来,连着撞飞了几个丧尸,这样的动静又吸引了不少丧尸围过来,越野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邹睿和月绣都好奇的趴在窗边张望,越野车里的人是脑袋坏了还停车,冲出去说不定还有条活路,停在那不是等着被分食么。

这么想着的时候,越野车上掠下一个人,手里挥舞着一把十字形军刺,动作连贯利索,一刺扎进丧尸的太阳**又从另一头穿出来,眨眼间围拢的几个丧尸都被爆头。

好帅!

月绣的嘴张成鸡蛋状,那人已经翻过围墙进到户内花园,一脚踹在落地玻璃窗上,冷冷的说:“开门。”

来人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悠远而深邃的眸子,鼻梁高挺,左耳的碎钻耳钉添了一分冷魅感,他穿着褐色夹克,烟灰色牛仔裤,黑色军靴,腰间别了一把十字形军刺。

月晋,长相和女主有五分相似,女主同父异母的哥哥,可攻略男主之一。

记得彤彤姐在游戏初步设计时,征询月绣的意见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主,月绣回说,兄控,制服控。

这两点确实都在游戏里有所体现,但是,加上彤彤姐个人爱好的黑化性格的话就敬谢不敏了。你问她作为一个兄控为什么没有攻略月晋?

当然是因为……

“给你半个小时收拾,然后走。”月晋淡淡扫了两个人一眼,面无表情的说。

“这里挺——”

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月晋就打断她,嗤笑一声,“你没发现这里丧尸变多了?你不知道这里临近高速公路?你想死在这就留下吧。”

被月晋一副看白痴的表情鄙视了一番,月绣缩了缩脑袋,高速公路上的丧尸都聚过来了吗?

有意转换下话题,“你怎么找到我的?”

二、三周目在学校的时候是月晋找到她的,虽然时间晚上好几天,窝在家里便宜哥哥还是找来了,还是不由分说的要带她走,月绣感叹了下剧情的不可抗力。

月晋眼皮都没抬,颇为恶劣的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袋挂在头上当装饰用的吗?”看了看表,“你还剩二十四分钟。”

月绣忍,彤彤姐的恶趣味啊!

她是兄控没错,但是她心心念念的便宜哥哥是个毒舌属性,摊手,现在知道她兴冲冲的想攻略哥哥时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心情了。

根据玩了三次游戏里细碎提到的线索,便宜哥哥似乎跟女主还有着母亲方面的矛盾,同父异母,没有些这种矛盾都说不过去。

回到房间检查了下手镯空间,堆的满满当当的稍安下心。翻出个登山包,把常用的东西装了进去,一些实在放不下的只好舍弃,换了件方便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穿上黑色马丁靴,紧紧系上鞋带。

“你迟了一分钟,下次再不守时就丢下你。”月晋见她下来,冷冷的抛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邹睿张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背着人高的背包小手紧紧攥着月绣的衣角。

“我要带上他。”月绣拉着邹睿的手。

“哼。”月晋撇了两人一眼,嘲讽道,“自己就是个麻烦,还要拖个麻烦。”

邹睿眯着漆黑的眼睛,看不出表情。

“我不是麻烦!”月绣手握的紧紧的,便宜哥哥也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了,真是可恶!

“哦?那拭目以待。”

一贯柔顺温和的目光里隐有倔强坚定,几年不见,他这个妹妹似乎有了点变化。